謝謝你曾來過我生命-盧廣仲 幾分之幾 | 那些情歌沒有告訴你 | 早餐夫妻婚後小日常

那一天你走進了我的生命 謝謝你 成為了我的幾分之幾

*

如果說,心痛程度能分級,那我想,失戀應該會被狠甩在這件事之後

-「與摯愛的人揮手道別」。

失戀,也許只是失去了愛另一個人的資格。

但死亡,是我們不得不去接受,所愛的人,將永遠從我們的世界裡消失。

 他過得好不好,我們不知道,但從他離開的那一秒開始,我們就再也不會好了。



 *

今年四月,一個對我來說非常重要的人,因為一場流行性感冒,併發敗血症離開了。

還記得祂離開的前一晚,祂先生在群組裡告訴我們: 「病情已經控制住了,但如果你們要來看祂,要注意一下加護病房的會客時間喔!」

睡前,我還特地告訴學長,明天要早一點起床,我們一起去看祂。

 

可惜明天還沒到,無常就先找上門。

清晨,一連串的訊息通知聲叫醒睡夢中的我,半夢半醒之間我點開手機,印入眼前的字字句句,我有多希望自己真的只是在作夢,一場惡夢。

「姐姐啊!媽咪祂走了,先生會先帶祂回家,妳起床打給我,我們去看看有什麼能幫忙的。」

來自我媽的訊息不斷跳出,心急如焚的我撥通電話,想確認這一切是不是她的惡作劇。

「喂!姐姐,媽媽在哭,她叫我問妳怎麼了?」只是話筒那端傳來的,卻是我妹稚嫩的童聲,她似乎不明白發生了什麼事,語調間還帶著濃濃的睡意。

「沒事,妳跟媽媽說,天亮姐姐就回家,我們一起去看媽咪。」語畢,我再也控制不了自己潰堤的情緒,放聲大哭。

「為什麼連姐姐也在哭?為什麼要去媽咪家,要去找媽咪玩嗎?」妹妹的疑問還在我的耳邊迴盪著,我無力回答,只能悄悄切斷通話。

 

媽咪是我妹還有姪子、姪女的褓姆,不,應該說經過這些年的相處,她已經是我的朋友、我們的家人。

之所以急著在2019年登記結婚,也是因為媽咪總是告訴我,她的身體越來越差,等她帶完我的小孩,就可以退休了。

因為捨不得讓她等太久,我將自己的人生計劃提前了好多年,可這一切都是我心甘情願的,因為見過她愛我們家孩子的模樣,我很希望自己的孩子也能在媽咪的愛裡長大。

明明再過一個月我就要登記結婚了,可是媽咪卻再也無法完成和我的約定。

*

媽咪的靈堂搭建的十分簡單莊嚴,一進門便看見她那與我同年齡的女兒,哭紅著雙眼朝我走來,我張開雙手給予她最沉痛的擁抱。

「對不起,媽媽沒有辦法幫妳顧寶寶了……」媽咪的女兒在我耳邊說。

「沒有關係,這不需要道歉,真的沒關係……」我用力收緊雙手,想把自己所有的關心與體諒透過擁抱傳達到她心底。

 

在場的每一人都靜靜地拭淚無法交談,唯獨我那三歲的姪子,他掙脫了爸爸的懷抱,蹦蹦跳跳來到媽咪的遺照前,向祂比出最招牌的蜘蛛人手勢。

「澄澄,不可以,這樣對媽咪不禮貌。」大嫂快步向前制止。

此時,姪子卻一臉茫然地對著我們所有人說:「是媽咪說要看的,祂說你們好好笑,眼睛都腫腫的。」

 

是的,這樣樂觀幽默的內容,確實是媽咪平時的說話風格。

那一刻,再也沒有人能忍住情緒,就連祂始終忍住不敢讓一滴眼淚掉落的小兒子,也放聲哭倒在表弟的懷裡。

 

現實有多殘忍,要我們承受失去的痛。

祂還這麼年輕,祂是個這麼好的人。

為什麼,為什麼要把祂帶走?

 
還有好多好多話沒和祂說,還有好多好多回憶,都還等著我們兩家人一起去創造。

但祂卻永遠從我們的生命裡缺席了,只留下那美好的過去,要我們帶著往未來走去。

*

媽咪,祢過的好嗎?天上有很多好吃的東西,跟漂亮的衣服嗎?

我們都好想祢,但我們也有乖乖練習跟祢說再見喔。

我們愛祢,謝謝祢曾在我們的生命裡停留。

 

生日快樂。
我是思念秧秧,如果喜歡我的文字,歡迎你來看看我寫的故事。

櫻花巷的刺青,8/1上市
博客來: https://www.books.com.tw/products/0010829048v →歡迎大家來IG跟我聊天
→如果想看更多瑣碎日常,來FB吧

我要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