這是我愛你的自言自語 林宥嘉-擁有 | 那些情歌沒有告訴你 | 早餐夫妻婚後小日常

快樂時妳不用分心想起我 難過時請一定記得聯絡我
讓我分享妳的苦 帶走妳的憂愁 我就擁有妳 一些些什麼。

 

無意間在咖啡廳裡聽見林宥嘉的「擁有」,我只有一句話想說。

「這是備胎神曲吧!


嘴邊掛著淡淡的笑意,我卻在細聽歌詞之後,心底泛起了陣陣漣漪。

因為我也曾是那個,想擁有他一些些什麼的人。

 生命中有一種相遇,你未必想擁有他的全部,但卻是真心期望他可以快樂,就算給他快樂的人,不是你,也甘之如飴。

 時光荏苒,我們終將走出一條再也沒有他的路,當你想起他的時候,淡淡的遺憾會將你包圍,可是你也不會再為他感到心疼了。

 這就是成長,而他也只是過客。



*

靜瑜遇見亞誠的時候,是在他失戀的的三十五天,一段失敗的戀情讓亞誠徹底失去愛人的能力,全心付出,卻換來一身傷痕,亞誠再也不想愛誰,也不願再為誰敞開心扉。

 

靜瑜在朋友的聚會上,第一眼便愛上了外表高冷的亞誠,他話不多,卻總是細心地注意到每一個人的需求,看見靜瑜毫無形象的大口吃著霜淇淋,亞誠什麼話也沒說,只是默默地遞上面紙,靜瑜卻永遠都記得,那面紙上還有淡淡的玫瑰花香。

 

她主動加了亞誠的聯絡方式,以一種禮貌卻又不容拒絕的姿態,入侵亞誠的生活,他們每天都有說不完的話,即便亞誠時常將話題終結,靜瑜也能馬上拋出新的內容。

 

亞誠開始習慣有靜瑜陪伴的日子,他欣賞她的自信與聰明,佩服她的勇氣與積極。

可惜再喜歡,也不稱上愛情。

靜瑜什麼都好,就壞在出現的太晚了。

 

「如果妳能早一點出現,該有多好,那時候我的心還沒有破碎,也一定還擁有愛人的能力。」在一個月光皎潔的夜晚,亞誠這麼對著靜瑜說。

「相遇從來不是我們能決定的,但如果我說我不會走,你能不能試著相信我呢?」靜瑜聽過亞誠所經歷的傷痛,她心疼,卻也無能為力。

「我不知道。」亞誠說。

 

靜瑜從不要求亞誠回應自己的心意,對她而言,能陪著他說說話,一起在浪漫的月色下散步,就是一種幸福。

她不需要他時刻掛心自己,只求成為他傷心難過時,第一個想見的人。

分享他的苦 帶走他的憂愁 也許就擁有 他的一些些什麼。 

*

只是我們都明白,喜歡會讓人變得貪心,成為他最好的朋友,便會想成為他最重要的人,亦或是他的女朋友。

想得而求不得是很痛苦的,明明深愛著他,他卻是一個愛無能的人。

最後靜瑜才終於明白,唯有離開,才是解脫。

 

她難過的不是得不到亞誠的愛,而是好羨慕好羨慕,那個在很久的以後,能被痊癒的亞誠遇見,並且深愛著的女孩。

她也許不會像靜瑜這麼愛亞誠,但因為她出現在對的時刻,所以她得以擁有,靜瑜所得不到的幸福。

 

「對不起,我不等了,喜歡你真的太辛苦了。」靜瑜約亞誠在兩人初次相遇的美式餐廳裡碰面,她點了兩支霜淇淋。「今天起,我不會再主動找你,你要好好的,如果有感到失落的時候,請記得曾經有一個我很努力的喜歡你,所以你千萬不要看輕自己。」

 

她緩緩從包包裡拿出一包精緻的面紙,熟悉的玫瑰香氣撲鼻而來,紅了她的眼眶。

「以後不要再給女孩子有香氣的面紙了,因為這會讓玫瑰花的味道永遠都是你的名字。」

 

「謝謝妳的出現,妳一定要幸福。」亞誠說。

「你也是。」然後靜瑜走了,頭也不回的。

亞誠望著她漸漸消失的背影,淚水淹沒了視線,雙腳像是被釘住一般動彈不得,只能任憑無力感侵蝕全身。

 

他究竟喜不喜歡靜瑜?

我想是有的。 

沒有一個男生,會跟不喜歡的女孩每天聊天說話,還有從不缺席的早安和晚安。

只是他們的愛情,一個走的太慢,而另一個不想再等待。


*


說完這個故事,我想說。

「擁有」或許不是備胎神曲,而是我們都曾努力守護著某個誰的,自言自語。

我是思念秧秧,如果喜歡我的文字,歡迎你來看看我寫的故事。

櫻花巷的刺青,8/1上市
博客來: https://www.books.com.tw/products/0010829048v →歡迎大家來IG跟我聊天
→如果想看更多瑣碎日常,來FB吧

我要留言